您所在的位置:长三角在线csjol.cn > 长三角

智囊高参建言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不做政策洼地要成制度高地

发布:2019-4-23 2:00:51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上海代表团全体会议上透露,沪苏浙三省正抓紧研究制定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方案。
 
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9春夏研讨会现场
 
4月20日,以“长三角一体化:理论与对策”为主题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9春夏研讨会在上海举行。李强在致辞中谈及示范区的四个定位,即改革开放新高地、生态价值新高地、创新经济新高地、人居品质新高地。
 
他指出,在沪苏浙三省交界区域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就是要深入践行新发展理念,率先探索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率先探索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推动全面深化改革举措的集中落实、率先突破、系统集成,努力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生态价值新高地、创新经济新高地、人居品质新高地。
 
在这次研讨会上,多位专家学者谈到了示范区该如何建的问题。
 
“一体化的实践可以从小到大,逐步推进”
 
“一体化的实践可以从小到大,通过试点逐步推进。”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在研讨会上谈到。
 
徐匡迪指出,京津冀城市群有雄安新区作为试点,粤港澳大湾区有前海作为试点,长三角也可以在沪苏浙交界处划出一块先行试验区,在政策制定、行政服务、共同管理等方面进行探索,摸索到一体化的方法和经验以后,在合适的时间做出推广。
 
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认为,示范区应做好三项重点任务,概括起来就是抓住“一软一硬”两个关键、统筹“一头一尾”两个重点、把握“一低一高”两个要求。
 
“一软一硬”,“软”的是体制机制建设,也就是要建立生产要素无障碍自由流动和区域间最高水平开放合作的机制;“硬”的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这绝不仅是打通断头路的问题,应基于长三角进行重大交通设施的设计。比如建设机场,上海不能只考虑上海,应该考虑整个长三角布局。
 
“一头一尾”,“头”是生产,长三角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产业同构,尤其是沪苏浙三省,因此要统筹协调产业进行发展;“尾”是生活,其核心是基本公共服务的一体化和均等化,也就是要解决好教育、文化、卫生这些关系老百姓生活和福利的事业。
 
“一低一高”,“低”是要实现更高水平的富裕,“高”则是在富裕的基础上还要实现幸福,需要为民众提供安全、舒适、自由的环境。
 
对于实施路径,范恒山的建议是要强化规划引导、制定行动方案、建立法规约束、建设协调机制、探索共享模式以及利用一些特殊手段,比如建立一体化平衡基金、特殊的税收设计等。
 
“我注意到长三角一体化方案中只提出建立发展投资基金,我讲的是平衡基金,用来实现一体化中的奖承机制和弥补重大投资不足等问题。”他解释。
 
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从日本筑波科技城的经验教训对示范区建设给出了另一种思考。
 
日本筑波科学城是日本政府在上世纪60年代为实现“技术立国”目标、缓解东京人口和非首都核心功能而建立的科学工业园区。仇保兴指出,从功能看,筑波与雄安新区有相似之处,而从选址看,与上海青浦也很相似。
 
他总结道,搬迁到新城的机构和优惠激励政策需尽明确并有连续性;连接新城的快速轨道交通需尽快启动建成;新城建设协调机构的高规格与务实运行是关键之一,搬迁集聚的企业与科研机构既要高端前沿,又要注重相互的协同性,以利于形成集群效应;新城的基础设施要贯彻绿色低碳微循环的理念,防止“伪绿色”;通过立法来减少新城建设中的“不确定性”;此外,新城要比老城有更优质的公共资源和更优惠的政策,以集聚人才,并调动积极性。
 
“示范区可以在未来30-50年时间成为中国新的‘王牌’”
 
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浮出水面后,由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合作建设的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进行了热烈讨论。
 
上海交大党委书记、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院长姜斯宪谈到,示范区处于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两省一市交界处,同时也是水源生态的保护地,研究院的多数专家认为应发展环境友好的高增值产业。
 
他将示范区对标浦东新区的开发开放,“如果这个区域最后不能产生一个经济增长极的话,这个区域不见得是成功的。”
 
如何实现?姜斯宪指出,示范区建设一定要突破行政区划限制、实行高效开发体制和高度开放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吸引长期资金、一流人才、新兴产业和创新成果。
 
此外,示范区要从构建新的高水平都市圈的角度来予以规划。“一些学者还讲到,城市群和都市圈都是中央提出的新概念,二者是什么关系需要厘清。我们觉得,城市群是新型城镇化的主体形态,是支撑全国经济增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重要平台;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为中心,以一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姜斯宪说,一定要审时度势、螺旋上升,坚持改革、扩大开放,使得示范区在未来30-50年时间成为中国新的“王牌”,进而推动长三角地区成为全球六大城市群之首,这是完全可能实现的。
 
上海大学党委书记、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金东寒认为,打造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要重点解决三个关键问题,一是协同培育产业,要将各省市竞争最激烈的战略新兴产业和高能级产业的协同培育作为示范区的工作重点。
 
二是推动区域一体化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和跨区域协同治理重大制度创新突破,示范区不能做“优惠政策洼地”,而要成为“制度创新高地”。
 
三是打造示范区的统一市场。行政壁垒以及各省市对自身发展的追求,导致要素资源自由流动的困难。示范区可以建立统一市场,打破体制机制壁垒,实现资源要素顺畅流动、高效配置,为长三角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作出示范。
 
如何打破市场壁垒,金东寒还给出了能否参考欧洲“舒曼计划”的建议。
 
据其介绍,1950年法国外长提出的“舒曼计划”抓住煤钢等具体领域,制定切实可行的统一欧洲市场计划,在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六国内部建立没有关税、没有配额、没有壁垒,实现产品生产流通自由化的共同体市场,为之后的欧洲统一市场建立基础。因此,长三角地区也应通过具体的联合项目,逐步打破区域行政壁垒,发展企业主体在区域间的自我联合、自我协调和自我发展机制。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8-2019 版权所有 一线传媒(FirstTier.cn)长三角在线 csjol.cn All rights reserved.